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欲棒香征】(全)作者:玉风令、修洛特
【欲棒香征】(全)作者:玉风令、修洛特


                欲棒香征

作者∶玉风令、修洛特
字数:61060
编排:scofield1031
下载次数: 156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  在遥远的兰达雅王国,那里绿草如荫,土地肥沃,近十年来竟几乎年年丰收,牧草茂盛,於是羊肥牛壮,出产战马也是毛皮光鲜,匹匹精神抖擞。

  兰达雅的西方,有个黑斯赫王国,境内竟诸多沼泽分佈,处处垄罩着浓密的瘴气,没有沼泽的地方,也是高山矗立,沙质土壤到处都是,不利农产,平民十分贫困,唯一的特产是境内盛行黑魔法,出产的黑魔法物品佔大陆一半之多。

  黑斯赫对兰达雅的肥沃土地早已渴望许久,只是兰达雅国力极强,黑斯赫一直没有机会入侵。

  其时,兰达雅国王雅加八世逝世,其子王子政、公子纠等等诸王夺位,整个兰达雅陷入一片内乱,国土被分作七份,王子政坐拥国都,改国号秦,自号始皇帝,其余王子分散四地起兵造反,以正统名号起家者计有六国,其余各地藩镇起兵者无数。

  十二王子克隆逃到兰达雅西边的马达地方,统领数万兵马,这里远离政治中心,战乱暂时波及不到,本来克隆准备用这个优势休养生息,等到中央国土的几个强大势力打个两败俱伤再去捡便宜。

  他当然没忘记西方的黑斯赫王国,虽然他们一向安份,不过这种时候如果有个万一,那可不是一件容易办的事情。

  於是年初之时克隆就派使者前往黑斯赫献上贺礼,使者穿金戴银,乘坐八马和辔的纯白马车,一箱珍珠宝石、一车琉璃制品、两车茶叶、以及一副象牙雕成的西洋棋,又带着几车的顶级小麦前往晋见黑斯赫国王。

  哪知道黑斯赫见到克隆在国家已乱时仍有心力备办金银珠宝、象牙棋子、宝贵琉璃等等器物反生贪念,又见到黑斯赫最缺的粮食,当下决定进攻兰达雅,他们以黑巫术立国,也不讲国际礼仪,当下斩了使者,发令备军。

  七天后,王国第一部队开拔往兰达雅,此后,一波一波的强兵进攻,半个月后克隆的领地已经有超过一半被黑斯赫并吞,克隆邻近领地的两个领主见唇亡齿寒,连忙来救,可是也被击退。

  这时黑斯赫的大军已经分攻两处,其中一路正往马达地方的主城钢霞进攻,而克隆就在这个城中,面对着黑斯赫的六万军队,年纪尚不满十七的克隆忧虑到已经微显老态。

  钢霞依山而建,整座城就像是雕镶在城壁上一般,易守难攻,敌人如果要攻上来城区的都市街道也无法一次容纳这么多人,必然只有前面一部份士兵战斗,所以钢霞更易坚守,只是凭此时克隆手中的两万兵马,似乎也没有希望的光芒了。
  克隆忧心忡忡的看着城下的战斗,城壁上许多投石机投出刚刚由城中挖出的岩石投射出去,在黑斯赫大军中造成一团一团的血海,然而黑斯赫大军骁勇善战,人人悍不畏死,转眼间城壁已经有一角给攻下,岌岌可危。

  克隆转头望向左辅,问道:「这怎么办才好?城墙虽然几次被攻下后又夺了回来,可是这么下去我军勇士必定死伤殆尽,城就要破了……」

  左辅大人拖着长长的眉毛鬍鬚,叹气道:「黑斯赫强悍,又有可怕的黑魔法部队,如果这几天再没有援军,我想我们就完蛋了。」

  克隆听这德高望重的长者这么说,掌心间霎时流满汗水,牙关咬得喀喀作响,转眼又去看战局,却看到已经有三处城墙给佔据,黑魔法特有的死灵军团以及骷髅士兵正挡在人类敌军面前冲杀,为敌军保留许多实力。

  忽然远方一阵骚动,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,在子夜的天色中格外醒目,正当克隆惊疑不定之时,忽然听到金戈铁马之声,一声声“杀啊”的叫喊,和那惨叫声证实了克隆的猜测。

  「援……援兵!哈哈……是援兵啊!」

  克隆高兴的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,反倒是左辅虽然也是高兴,但是他在看到那道白光后有更多的猜测在心中盘旋,於是外表反而看不出兴奋的样子。

  那队增援的兵马极是高明,偷袭了黑斯赫在外围的人类部队,如一把利刃般在人类部队中游走,杀的黑斯赫的兵马哀号声大作,当黑斯赫调派出骷髅兵时却发现这队兵马清一色全是骑兵,动作委实太快,骷髅兵完全跟不上!

  等到死灵部队也跟着派了出去,那些骑士却如同有游鱼一般钻入黑斯赫的众多人类士兵中,那些死灵不辨自己或是敌军,乱杀一通,等到黑斯赫军因此混乱,这些援兵却趁机大捞油水,杀得尸横遍野。

  死灵军队与骷髅军队都给抽开来,钢霞的压力大减,克隆立时命令大军出城与援军配合打击敌人,可是黑斯赫已经缓过气来,将战阵掉转,人类士兵部队对抗钢霞城的守军,而黑魔法部队准备以雷霆之势扑灭这些援军。

  「奇怪,黑斯赫怎么敢分军?」

  克隆立刻就知道为什么了,探子来报,原来那援军只有五千人,虽然趁黑斯赫不被偷袭,因而杀了许多敌军,可是这时候却也已经给骷髅和死灵部队包围起来。
  克隆听到这消息担心自己部队受到严重打击,连忙大叫:「快快!将部队招回来守城!」

  左辅伸手制止了他,躬身道:「主君,虽然援军只有五千人,可是我怀疑这是圣殿的圣骑士军团,如果是这样,那可是尤胜三万大军啊!」

  战局又起变化,那被死灵与骷髅包围的援军突然人人身上大放光明,天上降下充满圣洁气息的白色光芒,代表光明与慈爱的主神绯毗缇斯萨满的神光降临於世,被这神力所冲击,无视於冥神法则的黑暗生物就立刻归顺於法则之中,死灵尖叫一声重入轮回,而骷髅则立时化作骥粉!

  这一击中,八分之一的黑暗军团灭亡,就在黑斯赫大怒准备一围而上,操控维持黑暗部队的法师营那边传来尖叫声,原来圣骑士们分出五百人潜入了法师营,在其它人放出光明神术而把敌军吸引过去时,这些人冲到了法师营前,对着整营施放了狂乱术!

  黑斯赫的法师们法力有高有低,这一击下居然有超过一半中招,黑暗军团大乱,不辨敌我见人就杀,黑斯赫军由是而败,钢霞守军在后追击,这一仗黑斯赫损兵三万,其中泰半是练制多时的黑暗军队。

  黑斯赫也只能退出三里外稳住军容再做打算。

  克隆已经在王宫门外迎接援军的到来,却见到圣骑士军团分出四千兵马朝着来处奔回,只有一千兵马风尘仆仆的浴血而来。

  圣骑士们个个俊伟,身上披着银白色战甲,上头画满蓝色神文,那是经过神力加持的圣铠,右手上持着一柄骑士枪,腰际悬挂重剑,而那骏马奔驰而来,完完全全的显出圣骑士军团的力量与美。

  军团奔到宫前,那领头男子飞身下马,也不及擦去面甲上的血迹,忙摘下头盔朗声道:「圣骑士凯文见过王子,望王子永享光明神的荣耀。」

  克隆不敢受他的全礼,脸忙扶住凯文的肩头,说道:「有勇士的帮助,光明神荣耀必与我钢霞同在,也望光明神的眼神注视着您的武勇。」

  克隆看了看凯文,发现他只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子,满头金发,额上沾满汗水,一双湛蓝的眼眸锐力有神,坚毅的嘴角微微上扬,是个克隆从未见过的英俊男子!
  这样一个年轻俊男却带领着一千圣骑士,这可以见得在光明神术的参悟上,凯文已经到达了极高的境界!

  「呵呵,今天城围由勇士们而解,来来,趁着黑斯赫那群狗崽子还没回来,我们进去好好喝一杯!」

  克隆热烈的招呼着凯文,牵着他的手走进王宫中。

  刚踏进宴会厅略一扫视,男子的脸上就露出了嫌恶的表情,扭头就走。「英雄!」少主慌了,连忙追上:「有什么准备不周之处,怠慢了英雄?」

  凯文冷冷地说:「敢问殿下,里边坐着的,都是您的家臣了,请问他们在殿下的麾下,是出脑袋还是出力气?」

  「呃……」年轻的小王爷尴尬地笑了笑,答道:「我想英雄的意思是问他们是文官还是武官。来招待贵客的当然都是文官,武官不分大小都在八门四墙那儿领衔执守呢。」

  「是哦?这么说是负责出脑袋的啰?」男子语带嘲讽地说:「殿下几场败仗下来,城池都快丢光了,那些脑袋有出过任何有用的主意没有?如果主意没有用、没法子让殿下少丢几座城,那么留着这些脑袋还有什么用?」

  少主笑得很僵,心中不服气地想着:「文官治国,未必会懂什么打仗谋略啊;不过、不过那些军师倒的确没什么用,等事情过后暗地里全把他们砍了。」

  凯文气平了些,又说:「就算他们本来就不会行军打仗,王爷危急存亡之秋,不励精图治,还一个个有空赴宴享乐、大鱼大肉,未免吃得太好了吧!不说他们吃什么,叫我吃那些,我可是吃不下!」

  「原来英雄是嫌菜色不够丰富?」殿下完全误会了,苦笑着说:「城里粮食捉襟见肘,就算是招待贵客中的贵客,也没办法太过奢华……」

  男子气得暴跳如雷,从怀里掏出一些乾粮,塞到克隆面前吼道:「我们星夜驰援,一路吃的都是这个!现在就算到了这里,也是自备粮草,没打算乾耗你们的半分粮食!殿下可知刚刚席上任一人份的餐点,都可以供应一名克勤克俭的战士吃至少三天!我的部下们现在大概已经取出这种乾粮果腹充飢了,我却在这里和殿下大鱼大肉,叫我如何吃得下去?」

  看殿下瞠目结舌的模样,凯文语气转缓,继续说道:「殿下现在可能还觉得这样的菜色不够丰盛,不过,等到三个月后粮食告磬,想起这时的残羹剩餚,殿下一定会悔不当初;相反的现在若是节省一点……」

  「什么!」克隆大惊:「三个月!这场仗还要打那么久吗!」

  男子不禁愣住了。这又不是三岁小孩,怎么白目到这种地步?他尴尬地笑着说道:「呃……如果能撑到十一月,冰雪塞道,无论黑斯赫人的黑魔术再行,也只有粮尽退兵一途了;说到这里!如果当初先把穀仓里边的粮食运走、坚壁清野、田都给他烧一烧,黑斯赫的进军也不至於这么顺利!」说着说着又生起气来。

  「这个……」小殿下嗫嚅着说:「都烧掉了不是很可惜……当初根本没有想到会打败仗啊……话说回来,既然援军来了,无法马上击退黑斯赫人吗?」

  凯文快要昏倒。西京钢霞城如其名,壁厚垒深,说是百二关山也不为过;虽然残兵败众汇聚此城有两万员之多,因此粮草勉强仅能支撑三个月,可是敌方围城兵马也仅有六万,若硬要攻城,两个还没到达城墙就死了,一个死在爬城墙半途上,按理来说根本没有攻陷的希望。这小殿下居然自己不努力点、眼巴巴等人来救,究竟是什么道理?

  「除了我带来的一千精骑,别无援军了!」男子斩钉截铁地说:「另四千军马将掉头驰援、固守刑苍关,刑苍关若失,中原就危险了。」

  听闻此言,小殿下的脸色苍白得可怕,凯文连忙挤出笑容对他说道:「殿下放下,这三个月的固守绝不会有失,顶多……顶多饭要少吃些,话要多说些。」
  王爷听了这才稍微宽心了些,男子不耐烦地在心中嘀咕:「怎么回事,我明明是来守城的,怎么变成来哄小孩……」

  关於这次的驰援,教廷本来只打算出精骑三千、助守刑苍关;然而卜筮结果小凶,而且有人点出这次西藩军败得太快太惨、怀疑事有蹊跷。凯文来到此地,驰援助守是副,打听之前败战的详细情形是实。

  殿下定了定神,笑道:「英雄既然不喜欢那样的招待,想要什么,尽管开口就是,小王马上吩咐下去,为你准备。」

  「说的也是……」凯文心想,也不能和这个无能的小王爷闹得太僵了,就说:「那我想先洗个热腾腾的澡,饭,就顺便一起吃了吧!省点时间,在天黑前我还希望拜会一下四墙八门的守将。」

  热水很快就烧好了,自有香婢美妾为男子服侍着宽衣解带,接着男子便辞退左右,自己一个人恣意地把熊躯投往水中。

  「啊……爽毙了。」他自言自语说。

  连日来的辛劳好像一洗而空,就这样躺着不想动,如果能够顺势安静地沉入梦乡该有多舒服?不过,肚子还有些饿倒是真的。

  「饭菜为您送来了。」浴室外传来下女的请示声。

  「拿进来放着吧!」凯文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,改趴在浴池边,一双虎目机警地盯着来人,不予人任何可趁之机。

  浴室的门是玻璃门,不过给水雾一蒸透明度大减,但仍依稀见得到是两名女子抬着一只很巨大的物事。男子心想:「说要出浴时顺便用餐,就是希望不要再准备太过丰盛的餐点,没想到还是没用啊……」

  没想到门一开,门后的模样让他大出意料之外!

  那巨大的物事并非什么多得吃不完的菜餚,相对的,只是轻粥小菜。只不过,盛菜的器皿相对巨大,那是一名几乎全裸的娇小女子!

  不但「器皿」几乎全裸,抬着「菜」进来的两女,也只有象徵性的细小布缀勉强遮住三、四点,与其说是遮羞,不如说是欲盖弥彰。

  「妈的……」男子心想:「老子不辞千里来此,那个小王爷居然就只找这几个庸俗脂粉来敷衍我一下,真个混涨。」想是这样想,可是美肉当前不吃可惜,下体还是马上硬挺了起来。

  凯文也不急色,等两女把容器放在自己面前,便从容地抓起一片三色肉,举高缓缓地放入口中,慢条斯理地大嚼起来。

  「我说,你们几个叫什么名字?」男子道。左边是春花,右边的是秋月,「容器」的名字则叫风宵,都是菜市场随便一叫就有十七八人回头的俗滥名字。

  凯文端起酒杯,啜饮一口,疑惑地说:「这里不是已经有容器了吗?为什么还要把酒盛在这么煞风景的杯子里?」

  「容器?」春花识趣地问道:「容器在哪儿呐?」

  「不就在这里?」男子指着风宵的跨下。少女还没会意过来,凯文酒杯一倾,已经把辛香的液体全部倒进了「容器」中。

  从刚刚一直努力躺平不动扮演器皿的风宵,也不禁惊呼一声,连忙夹紧了双腿。虽然是战时,宫里拿出来的酒可是非比寻常,这一杯好歹也要几十枚金币才能浅酌一口;但是仍然徒劳无功,没多时就漏了小半。

  「哦,原来是因为这容器会漏啊,可惜了,真可惜。」男子淫笑着,也不管「满桌佳餚」堆得几乎使少女没有转圜余地,一把捧起她的俏臀,啧啧作响地啜饮起「容器」里的美酒来。

  没料到眼前一位道貌岸然的大好男儿突然发难,风宵着实被攻了个手足无措,登时不安地忸怩起来。不过她很快恢复镇定,马上呻吟作态,大投其好。

  「差!演技滥透了!」凯文一边在心里暗骂,一边捧着玉臀把少女转个方向、跨间朝向自己,嘴里嘀咕着「唔,好酒、好香,真可惜」,一边抚捏饱满的臀肉。
  「来点下酒菜。」男子抓起几片将要跌落的佳餚,囫囵塞入口中,大咀大嚼之后,舔着嘴唇说:「好吃,好吃,口又乾了,可惜没有酒了。」猛然粗暴地分开风宵的大腿,兴奋地说:「这里不是还有吗?」

  便把少女往自己一拉,拉到嘴边,乱舔乱吸起那肥嫩的唇瓣和其周围。

  「哦呵~~噢~~唉呀,英雄您还没吃饱就……啊……哦哦……」风宵使劲扭动着身子,下体的蜜露却不见怎么多。

  虽然如此,凯文的舌尖绕着少女的淫核来回旋转几圈,那颗小珠珠也很快涨成了豆状。「喔!这里边还这么多酒啊,原来都藏到这里边来了,湿漉漉地……」男子一边发着违心之论,一边把嘴凑进了小阴唇,拿自己的双唇紧紧含住。

  春宵突然「啊!」地尖叫了一声,双靥生春,浑身发起抖来。她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热流突然钻入了自己的下体,一股热辣的刺激感后,接着是令人迷醉的酥麻。
  「酒……」少女困惑地想着:「他不是把酒喝下去了,怎么又喷入我的那里了呢……」缠上身的酒意不容她多想,这次她真的忘情浪叫起来。

  旁观者迷,春花秋月相看一眼俱皆满脸不解,风宵怎么会忘了自己「服侍」的任务,反而被男人服侍起来?不过逝着已矣,接下来自己还有任务,就悄悄退下几步。凯文浑没把她们放在心上,看这次少女是真的意乱情迷了,才淫笑着说:「哼哼,这等雏儿也想跟我斗,就凭你们也想满足本大爷?」

  然后粗暴地将少女下半身拉入池中,自己则站了起来,位置刚好,一棒准准地刺入了风宵的下体。

  「啊!啊啊……好棒……好大呀……怎么这么会动!」少女忘情地叫喊起来,声音沙哑难听,平时苦练的温言软语全部忘了个乾净。

  而这时春花秋月也已经悄悄滑入池中,一人一边地挨了上来。原来她们刚刚去在身上抹满了香皂,此时正用那吹弹可破的胸峰在凯文身上磨磨擦擦,为贵客洗澡哩。「哎,麻烦死了,一次都上来吧!」

  男子一声冷笑,双手一摊,探入左右两女的跨下。

  「靠!一点职业精神都没有,居然还是乾的,是不是要我服侍才行?」

  这番话只在凯文的心中暗骂而已,他已经禁欲了一个多月,如今早就被欲火冲昏了头,只要对象不至於太过过分,他也是会很欣喜的接受。


[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 编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