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青衣志】
【青衣志】
                青衣志



  古城开封,是中原历代最重要的大城,也是明朝武皇帝之子周王的封地。
  「驾!」

  正值中午最热闹的时候,鼓楼大街上突然乱了起来,一名骑士坐着高头大马冲入人群中,登时人群大乱,路人和摊贩有躲闪不及的,立时被撞翻在地,一时间,喊骂声,呼救声,哭声震天响起。

  好不容易躲过一劫幸运者们回过神来,向马上的嚣张骑士看去,只见当头一人身材高大彪悍,上身赤裸,目光如刃,怀中抱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绝色女子。有认识的人悄悄告知旁观者,这就是云氏布异有名的拔扈少爷:云雾风。

  云雾风从倚玉楼强行带出花魁双双出游,一路上横冲直撞,但他并不为意。天下人之众,死几个贱民算什么。从小老爹就告诉他强者为尊的至理名言,这么多年来,自己一直奉如圭臬。什么是值得在意的?霸业!美人!

  搂着怀里的温香软玉,一阵热血上涌,不禁力挟马腹,向前狂弛。霸业为时尚早,美人正在怀中。想到得意处,不顾身处闹市,竟低头向双双唇上吻去。
  双双原是官家千金,其父曾为大将军蓝玉部下,因蓝玉谋反一案被牵连获罪抄家,双双一家也于年前被拘。幸得先皇驾崩,燕王朱棣造反,天下纷乱,大小官吏人人自危,无心吏治,老父故旧方敢暗里从中活动,终于被叛了个卖身官妓的结果,免了慈母幼弟的罪责,自己却须赔上清白身子,一世为人所不耻。不想今日初次接客就遇上了汴京城中的魔星,被强行从火窟中带出,不知要去何处。
  想到无奈处,叹了口气,抬头欲看抱着自己的人,却见他正低下头俯视,不禁大感羞赧,正想报以微笑赢得好感,他的脸却凑了过来,这狂徒,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吻自己。

  云雾风低头欲吻,不料双双羞怒受惊,竟在他唇上咬了一下,虽然不重,却挑起了心里的暴烈欲火,他左手用力抓住双双的一头青丝,一手将她衣襟撕破。双双大惊,忙欲辨解,他乘机吻住香唇,狂暴地吸吮。

  双双初受此磨难,一时间忘了动作,只觉他的舌头探入口腔,勾引着软弱香舌。他的舌上彷佛生了倒刺,舌尖所到之处,如偎摩,如电击,刺激着她口中分泌着更多的香津玉液,而他又如同吸奶一样,吮去她的口沫,再哺给她他的。
  双双从来未曾与人进行过此般津液交流,只是片刻,便已全身如半热软蜡般瘫软在怀里。

  正默默感受间,只觉唇上一阵热辣剧痛,原来是他重重咬下,双双一惊,睁大眼睛,竟发觉他上身已然赤裸,披头散发的拥着自己行在人前。

  云雾风报复的咬了双双,把欲火发泄在她的唇上,也不抹去自己唇上的血,就在马上撕去自己上衫,纵声狂笑策马飞驰出北门。

  双双吓得不敢说话,只知二人一路驰出城门,行入了荒野。只是路人越见稀少,虽然少些羞惭,却不禁又有些害怕。

  云雾风驰马入野,欣赏着她的羞怕惊怯的模样,一手轻拉绳,放慢了马速,但仍然未停。

  「脱!」一声轻喝,震醒了双双模糊的神智,她仰头看着他。

  「脱──衣服!」云雾风拉长声音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慌乱。
  双双心底犹怀有一丝期望,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云雾风见她没有动作,眼神冷了下来。

  「脱!」

  双双震了一下,脑中一片混乱。但自幼受到的古理和女德占了上风,她低下头,矜持的欲和他冷战。她却没想到自己此时的身份。

  「刺喇」双双下身一凉,她瞬时睁大双眼,原来云雾风见她不动,在光天化日之下径自撕下了她的裙裤。

  云雾风撕去她下身的累赘,打量着她白皙细致,凸凹玲珑的下体,不顾她拼命的挣扎,将一手覆上她高耸的阴阜。双双倒吸一口气,全身不由阵阵抽搐,她更拼命的挣扎呼救。

  云雾风性起,把双双反转过去,头下臀上的倒置马上,双手托住她的腰臀,分开她的玉腿,细细的观赏这烈女胯间的桃源胜境,把口中的热气打在她完美而又无瑕的粉弯玉瓣上。

  艳绝的色调,柔和的韵致,沁馥的香气……云雾风胯下阳物不觉硬挺起来。把怀中倒挂着仍在手舞足蹈的人抱得更紧些,空出一只手来,轻轻的拨弄她最隐密的樱口。

  头下脚上的双双「啊!」的一声尖叫出来,本来搭在那狂徒肩上的双腿战栗得挺直了,脚背弓了起来,用力的挟住他的上身。

  云雾风对她的反应感到好笑。于是干脆勒住马随意行走,却将头顺势埋入她的小腹下,对住她柔嫩腻滑的两瓣丰满粉唇吻下。双双一声惊呼,剧烈的喘息起来,更加用力的挟住他。

  云雾风欲火上头,低吼一声,用舌头用力的舔舐她的妙处,越来越快,越来越深,他上下晃着头,沿着她整条蜜沟磨划拉,时而用舌尖绕着红玉阴蒂,时而快速探舔蜜蜃,时而将整个舌面覆盖秘处摩莎。

  双双被弄得苦不堪言,不过到底是不是苦,她自己也说不清。她费力的弯起腰,把腿吊在他肩上,使自己的圆臀尽力地挨近他的唇舌,向上献媚迎合着。但云雾风这花丛圣手偏偏不让她如,明知她无比需要,却一再在她迎上的时候离开,待她力尽下坠时吻触。

  双双的媚焰已不克自制,她的娇小穴口如同喘息一般,微微的张阖着,蜜液桃汁一路自腿间经小腹、乳沟滴到她的面上,一路向后滋润了菊花瓣,淌湿了他的下衣。

  双双碾转呻吟着,双颊红似火烧,香汗淋漓,胸沟也被自己揉红了一片。
  云雾风满意的喟叹了一声,自己也喘口气。接着用手轻掰开她充血胀红的阴唇,观察了一下,看到那惊心动魄的美景,和一层薄薄的半透明的粉膜,他邪恶的笑了一下,低下头,把舌头深入的挤入紧窒的穴口。他的舌头越伸越长,直到抵住那层薄膜。

  双双如同久旷怨妇般从心底里向外呼气,但经过喉腔全变成了勾魂的长吟。无比的刺激加上长时间血液逆流,她的意识已经彻底模糊,只知如同淫兽般的接受着外界的施为。

  在这荒野里,她的下体已完全赤裸,上身只剩一件翻到乳上的贴身小衣,她用手激烈的刺激着自己乳房上的晕红,揉擦着着胯下的葡萄,她的全身都开始刺痛,但她丝毫不知,仍然疯狂的动作着。

  舌头深深的舔着,不断把紧窒入口中的蜜液带出,一条液体如珠如丝的连着他的舌尖和她的妙体深处,他为自己把一名矜持的少女弄到这种人尽可夫的淫荡境地而自得,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从心底膨胀升腾。他控制不住的一边低笑,一边向下看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双双两只原本纤弱的玉手如今正狠狠地掐着自己的乳头,连掐带揉,从乳根往上搓,她原本白净腻滑的女体已浮上一层桃红,由于动作大力,完美的肌肤上搓出处处瘀青,她原本贞洁的妙处肌肉正一鼓一鼓的跃动挑逗,她的玉臀不住挺动着,她的脸上有着醉人的痴笑。一丝银色的唾液从她嘴角滑下,正如她另一处的湿濡,滴入了马蹄下不住倒退着的大地。

  这也许是他见过的最淫靡的女人了。人生何求?霸业!美人!现在,我就要享受美人了!

  云雾风大笑,把淫美人拉起来,让她面对着自己,坐在自己的胯上,两阴相对。美人痴笑着,浑然不觉自己将失去最后的圣洁贞操,玉液自穴口滑出,如油般把渴望已久的巨大阳物整根打湿。

  一阴一阳越靠越近,他欣赏着这世间最唯美的胜景,利用马背的颠簸,让几乎肿胀的巨茎渐渐埋入她的湿润。突然,马儿跃过地上小沟,两人接触到了,他正抵着她的腔口,那里的炽热即使是他,也不由一震。

  借力打力,他下意识的一挺,两人的需要同时得到了无上的满足。

  马儿,狂奔吧!彷佛感受到主人的呼唤,胯下黑马加力冲了起来。云雾风不禁放声狂呼,强壮的腰身猛烈地抽动着,美丽淫荡的双双儿也受到了这股狂喜的蛊惑,在他怀里语无伦次的呼喊着,在强健的马儿背上,被更强健的巨阳如切如磋的抽动着。

  媚肉不时地抽搐吮吸,巨阳深深的挺进,拉着带出,再深深的挺进,双双一次次达到高潮,又一次次被送上更高的一波。汗水飞溅着,哭笑着流下眼泪,如丝如缎的爱液阵阵喷出,混着宝贵的处子之血淌下了雪白带晕的大腿内侧。
  此时,在云雾风身下娇喘的双双,用玉腿用力地挟住他的腰身,用双手紧搂环抱着他的脖项,用贝齿大力的啮咬他的肩膀,被一次又一次抽送得死去活来。在他怀里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诉说着的双双,隐隐感知到了身上的这个男人并非常人,但未来终究如何,并非是她所能预知的。当此之时,距离青衣皇帝的辉煌时代,整整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boxtang 金币 +5 发帖辛苦啦!